对国家最好的爱是什么


开示



对国家最好的爱是什么

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


人世间谁最大?是君王最大,既然君王最大,我们作为一个教徒、信徒,在爱国的时候,就要像对自己所信仰的神一样,对君王与国家也要全然的达到爱和忠。


我们作为一个信徒,到任何一个地方,能够遵守和适应这个地方的规矩,你就已经解脱了一半,不要说我很爱某个地方或者某个人,那都是虚的,他制定的规矩你能够接受,能够适应,就是对他最好的爱。


他制定的规矩也不是他个人制定的,有很多是历代君王,或者说历代领导制定的,每一代都在不断完善。


例如把一些不起作用的规章制度删掉,又新添加一些,为了针对当前的发展需要,可能过几年以后又不适应了,又制定一些新规矩,所以法律才有所谓的五年一大改,三年一小改。


就如同我们佛门的戒律,佛在数千年前都已经制定好了,但是我们寺庙的开山祖师爷,他制定的还有丛林规矩,也就是寺庙规矩,共住规约。


共住规约是历任主持,也就是方丈,带着四大班首、八大执事来制定的,但他会把戒律放在第一位,放在最高,戒律下面才是寺院的丛林规矩,共住规约,它一步一步往下降。就如同国家有国家的法律,每个地方的政府还有管理条例。


只有一个忘我的人,你们还不能说是无我,不需要无我,你只要把自己忘掉一部分,去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很容易融进去,很容易和对方沟通。


我们之所以到一个地方和人格格不入,和事格格不入,就是因为太自我了,你的自我从来没有放松一点点。


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过,我们每天说话哪个字用得最多?就是“我”,我们一刻也不敢把自己忘掉,我都不敢忘,你怎么解脱呢?你更不敢说把自己空掉了。


所以佛教里面,才从忘我到无我,凡夫俗子的惯性思维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考虑问题,很少有人抛弃自己的立场,站到对方来考虑问题,更不用说站到全局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了。


例如一个县长考虑问题,通常只是站在县的局部上考虑问题,一个市长他会站在市的区域里面考虑问题,一个省长考虑省的范围问题,一个君王他要考虑全国的问题。


所以有时候,我们没有办法换位思考问题,因为换不出去,县长能够换到市长的位置上考虑问题吗?市长能够换到省长的位置上考虑问题吗?理论上是能,实际换不了,因为你没到那个位置,你所谓的换位思考全凭脑袋和自我想象。


就如同你们今天没有当方丈,让你们换位思考怎么换?你们所谓的换位思考,只是坐在你们的位置上想象:万行大师怎么考虑问题的?可你们也猜不到。


你们认为东华禅寺一些规矩、章程是我制定的吗?我制定东华禅寺的规矩,其实是向你们各个部门收集问题,收集规矩,然后通过我的嘴巴发布而已。


其实我只是一个单位的代言人,这个道理你们能不能接受?你们认为我是一个单位的制定人吗?我只是一个单位的代言人、发言人。


如果一个单位的总负责人,他制定规矩不去到下面各个部门考察,不问下面各个部门的负责人,他坐在他的位置上凭自己得想象,那制定的规矩肯定是不实用的。


所以一个国家,一个团队,乃至一个家庭制定的规矩,肯定是大家觉得对国家、团队、家庭都有用的,能够维护集体的利益,大家的利益,才同意制定的。


如果你不是参与规矩的制定者,根本没有办法理解,就如同我们今天在座的这么多信徒都是老百姓,国家在制定政策的时候,在座的有没有人参与呢?


反正我没有参与,我是老百姓,我相信有老百姓代表参与了国家政策的制定。当国家主席签完字,同意公布的时候,一定是经过内部班子反复开会讨论过才公布的。


那我们老百姓看完公布以后,应当怎么做?对了,用佛家的话来讲就是依教奉行,守本位,听招呼,站在社会上老百姓的位置来讲,应该怎么表达?就是遵纪守法,遵纪守法就是对我们国家最好的爱,就是对我们的君王最好的忠。




0
扫码关注公众号
一键添加到桌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