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力有别,做人是否应该一样


开示



能力有别,做人是否应该一样

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


我今天晚上想讲一个话题,就是“能力不一样做人是否应该一样”?我们的能力肯定是有差别的,能力不一样做人是否应该一样呢?


(答:一样)说应该一样的举手我看一看,哇,只有三分之一,三分之二不认可这个观点。


同样的问题,我是方丈的能力,他是小和尚的能力,是弟子的能力,我们做人这一点应不应该一样?(答:一样)刚才不是只有三分之一举手嘛?


我们普通老百姓跟那些大人物去比,肯定我们之间能力不一样,舞台不一样,素质不一样,资源不一样,那么我们在为人这方面应不应该一样?


我是个农民小学生,他是个教授,肯定格局、境界、能力都不一样,那么我们做人的标准应不应该一样?


你我的能力不一样,但是你我做人的标准应该是一样的,这么多年,我都坚持这个观点。


我是个无名小卒,是个小和尚,我是个社会最底层的人。比方说是个乞丐,但是我做人,跟这些君子,跟这些大人,我的标准是一样的,我这么多年用这个理念走到今天,我认为我是对的。


同样你们刚才认为,能力不一样,做人也应该不一样,你可以按你的观点去做,也没有问题,这只是个人的价值观、人生观和世界观的差别,只要你心安,只要你过得好,过得踏实,也是可以的。


但我个人认为,我们的能力不一样,做人这一点必须一样。人的价值观应该是一样的,为人处事的理念,高度也应该是一样的。


我们的农民、士大夫、达官贵人,他们的伦理道德是不是一样的?没有关系,大胆的回答,答是一样的也对,答不认可的,不是一样的也对。


在人性文化,人文文化这方面,从来不可能完全统一,它只是大多数认可而已,比例而已。


例如说伦理道德方面,父慈子孝,做父亲的比较善良、慈悲、慈祥,才容易出有孝心的子女,懂得孝敬。


而有的人认为,父亲应该是严厉才出孝子,两种观念都会有人认同,你们认可哪一种呢?认为父亲应该严厉,还是应该慈祥一点?


很多人认为慈悲就是这也迁就你,那也迁就你,才叫做慈悲,而有的人认为慈悲就应该一是一,二是二,必须把你的恶习改正过来,才叫做大慈大悲。


我们佛教里面做任何事情,首先讲的是一个发心,你的发心正,可能就不在意做事的手段和过程。


往往发心不正,例如很有私心,别有用心的时候,就特别注重过程中的技巧和手段,把过程做得非常圆满,就为了掩人耳目。


所以有时候我们做好事也要讲究方法,如果你的方法不恰当的话,你的好事也很难进行下去。


所谓的能力无非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农民就天天种地,把地种好;医生天天看病,和尚天天念经,军人天天训练,我们天天在重复一件事情,你们说我们的能力难道还不容易培养起来吗?(答:能)


事实上我们彼此的能力,的确差别很大,和尚与和尚之间的能力差别很大,工人与工人之间的能力差别很大,军人与军人之间的能力差别很大,医生与医生之间的能力差别很大,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?


因为他没去想提升自己的素质,压根也没去想改变,就想得过且过。他管不住自己,受情绪支配,而不是受理智支配。他看到别人很懒,却过得很好,可能会想自己干嘛要辛辛苦苦去努力呢?


其实我们人往往容易看到别人舒服的时候,而别人努力的时候我们就不去看了。


例如说我们容易犯的一个低级错误就是,看到那些小偷小摸在吃喝玩乐的时候很享受,但你没看到小偷小摸被抓住,被打的时候那个样子。你们注意过没有?我们更应该去看小偷在被打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。


所以小时候常听到一句老人言:“不要看小偷在吃,你要看小偷被打”,这话宣扬的就是一种道理。


因为每个人都喜欢把自己收获的那一面让大家看到,自己在努力的那一面,痛苦的那一面,纠结的那一面,不希望给大家看到。


其实每一个进步的人,成功的人,都付出了常人难以付出的努力,只要你努力付出了,你和大家的能力肯定会在一个平面上。


古人讲“事在人为”,并没有说坐在那里听天由命。古人已经明确告诉我们,“先尽人事,后听天命”,你为何要持另外一种价值观,凡事“听天由命”?


你前百分之五十必须“先尽人事”,后百分之五十没办法才“听天由命”,人为的这一部分,你都没有努力,都没有做到仁至义尽,你怎么敢跟天说:天!我听你的命。


你要是听天的命,天也觉得不公平。他说你这个小子,你没有把人可控可为的部分努力完成,你怎么就把全部的工作交给我呢?天也在发愁,碰到你这种凡夫俗子,他也没办法了。


所以说世间法,可以说都是从有为入手的,没有说一着手就开始无为。




7
扫码关注公众号
一键添加到桌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