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 东华禅寺官方

07月11日 15:21

佛子心声——第31届居士禅修班学员感言(一)

阅读 1254回帖 1 0

 作者:明心



1.与其说我对禅修班充满期待,不如说我对“见万行师父”充满期待。在欢迎会前,我沐浴更衣,想象着见到师父第一面的场景,内心暗喜。然而,师父并没有出席大会,我心里多少有些落空。当然,我马上觉知到了这种“妄念”,马上转念,欢欢喜喜地倾听无凡法师的发言及同学们的自我介绍,也认真倾听佛愿法师的慈悲开示。原来是一名医生的佛愿法师,由内而外的欢喜,让欢迎会充满欢乐与掌声!嗯,这里的和尚,真的感觉不一样!


2.禅七正式开始后,我想见师父的念头又频频升起。当佛愿法师说,大家有什么问题,可以写成小纸条,由他做初步回答,大家觉得回答得不圆满的,他再汇总反馈给师父,并且说:“师父会在后面几天来给我们作开示、答疑解惑。”我便马上趁着休息时间,把以前的打坐、卧禅的体验及疑惑,写了满满的三页纸,想要托佛愿法师帮我转达给师父。


3.后来,我终究没有把纸条提交上去,当我把问题写完,我狠狠地反问了一下自己:是我的“虚荣心”想见师父,还是我的“心”想见师父?是我全然地一心想求道,还是想让大家知道我有一定的禅定境界?我觉知到了我的念头不纯!


4.因为有一点基础,经过第一天的调整,我很快就找到了静坐的状态。禅七第二天,一支香坐下来,我跑到门口给佛愿法师说:我已经找到了“黑变白”的感觉,看到了什么什么的时候。话一出口,我又马上觉知到了“虚荣心”在作恶了,于是不再往下说。我其实并非想请教如何处理这些境界,因为这些我早已经历过,并且知道怎么处理和超越,这都是沿途风景而已。在过往的禅修中,我有过多次灵魂出窍的体验,并且不只是一次两次,算起来至少也有十来次了吧。也就是说,见到过“那个东西”。


5.本来,我在功法上的精进,因为后来忙碌的工作已经停滞了一段时间,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“飞”出去了,但在来参加参禅班之前,在看师父的《心中月》和《闭关纪实》等书籍期间,整个人法喜充满,在一次卧禅入定后,万行师父的形象在我的眉头一闪而过,“那个东西”便又飞了出去。因为听过万行师父的一个观点:练习入定就是练习死亡,要反复练习。于是那次我试了一下,出去回来后,再动了一个出去的念头之后,果然又出去了,连续来回了三次。在这以前,我做不到“回来了再出去”,每次回来之后,只能等待下一次深层入定才可以再出去。


6.三个月前,3月22日,一位素未谋面的若水师兄,因为看了我以前写的一篇禅修体验文章,便加了我的微信对我说:“你的心没有被干扰,由一片白纸直接入道,也是你的福分。你去和万行大和尚见见吧。”万行大和尚是谁?就在三个月前,我真的不认识!若水师兄说:“一般是先明心,后见性的,但也有先见性,再通晓道理的,你就是先见本性。万行大和尚是过来人,你已经很高了,不同时期要有不同师父教,大学时大学老师教,研究生就得找博士教。每个人一生都得有好几个师父,以后还要四处参学,不能把自己局限于一个小框框。你要争取兜率天,进明月班,你行的!”


7.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兜率天,这次禅七有幸借着搬运矿泉水的机会,上了东华禅寺的兜率天,后来问了宏智法师什么叫兜率天。我原来几乎是没有任何的佛学理论基础,两年前开始跟随给我治病的两位中医老师学习打坐,目的只有一个:求身心健康,为了摆脱困扰了我15年的严重的慢性病。


8.读了师父的书,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。后来才知道,我的中医老师G医生也是极其推崇万行师父的,她也建议我好好看师父的书。在禅七前,G医生和我说:“把自己的频道,调到跟师父同一个频道上,这样不管师父给你任何东西,你都可以拿得到。这也是你最优秀、最敏感的地方。你心里会有感觉的。一旦你上道了以后,你跟他的频道是在同一个频道上的,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同频共震的。”后来,现场听了师父的第一堂开示,我头皮一直发麻,有如电击,真是身体和心灵上的同频共震,以至最后泪流满面。


9.禅七前,我在三个月内,疯狂地把东华禅寺微信公众号里的视频开示全都看了一遍,在书籍方面,我是先看了《心中月》和《德行天下》,后来才看《降服其心》《善用其心》《其心无住》《微言大义》以及最新的《心灯》。我被《心中月》里的智慧、灵性的光芒深深地打动。虽说言语道断,但竟然有这样一位在世明师,立下如此文字:干净利索又荡气回肠,一步到位又让人意犹未尽,慈悲有情又心无挂碍。看完《心中月》,我就生起了“非要见师父不可”的想法!


10.我从小体弱多病,长达15年的慢性病,让我的青少年、青春期、大学以及工作后的几年,都处于身心交瘁的境地。在我28岁时有幸遇上Z医生G医生两位中医明师,他们把我的病治好了。在治疗末期,Z医生教我坐禅、行禅、卧禅,用的是体呼吸(观想全身毛孔来呼吸)。我打坐一段时间后,有比较多的体感反应,Z医生说我根性不错,让我开始从意守下丹田改为意守上丹田。于是我打坐开始意守上丹田,并且坚持打子午坐,有时甚至早中晚都打。后来闭着眼睛也会出现各种光感、图像、体感,对雷声、闪电等等都特别敏感,以至后来灵魂出窍。之后,G医生推荐我看《灵性的实相》这个视频,里面谈及的境界体验,我几乎都有过,并且还有很多体验视频里是没有提及的。所以对小宇宙与大宇宙就有了更深的感知与认识。


11.从开始学习打坐到出现灵魂出窍,大概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,那段时间,我开车时也觉得自己在禅中,无时无处不在禅中。那时我没有“觉知觉照”这些概念,只是知道自己经常处于那种状态。所以后来阅读万行师父的书籍,我经常有一种深深的共鸣以及“原来如此”的感觉。


12.灵魂出窍的特殊体验,那种大禅悦,在当时看来,确实比任何的感官刺激、比挣了大钱、升了大官都喜悦百倍,记人久久回味无穷。后来从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离职,决定投身学习和传播佛法、中医及传统文化,和当时的状态也有一定关系。忽然间好像真正认识了自己的本来面目。万行师父在《心中月》中有写过这么一句话:“见到那个东西后,自然就天天想修道,没见到那个东西,还生不起真正的想。虽然这个相是假的,还不是真正的道,但对于初修者已有很大的吸引力,不见到相,心里就不会想。”我非常有体会,灵魂出窍的体验在当时确实坚定了我的道心。就是因为见到了“那个东西”,让我从原来的“排斥求神拜佛”到“深信不疑”,对佛学里讲的轮回,有了感性直观的认知。


13.因为有过灵魂出窍的体验,所以我看到万行法师的《闭关纪实》,是深信不疑的,并且我的中医老师G医生就是用“天眼”来看诊的。所以,佛学里的“五眼六通”这些东西,对我而言,只是人体本能而已,并不玄乎!只是我们六根狂燥不安、麻木不仁,把这些本能丢失了。


14.而关于神通,万行师父一句“智慧才是最大的神通”倒是道破了天机。我就是被师父的智慧光芒“迷得团团转”,一心想亲近师父。随着参加禅修班机会的到来,这种要亲近师父的想法越来越强,甚至让我陷入迷团。在禅七第二天早上,我在打坐中醒悟:想见师父倒没有错,但非见不可,那就是一种我执了,这也是一种“妄念”,必须把它打死!我如果真心明了师父的心中月,又何必急于见师父?我如果真的能够与师父的心相应,又何必一定要见师父的色身?我如果真的能够与师父同频共震,又何必用语言来沟通?志山法师在一次“有问必答”的环节中提到:“人的沟通分三个层次,第一层是灵魂的沟通,第二层是语言的沟通,第三层是物质的沟通,人与人之间,做不到上一层的沟通时,才需要下一层的沟通。”这个观点,一下子把我点破,真真切切地把我要“见师父”的妄念打了下去。


15.当我把“参加禅七就是为了见师父”这个最大的“妄念”打死之后,我蓦然发现:维那佛愿法师也是万行师父,当值宏智法师也是万行师父,每一位开示的法师都是万行师父,甚至觉得每一位师兄同修、自在堂的一花一草都是万行师父!到处都弥漫着师父的信息。是啊,师父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身边,如影随形!当我把自己真正清空归零之后,每位法师的开示都让我获准匪浅!他们个个慈悲、充满智慧,往往一语点醒梦中人!真的是每一位来到我们身边的人,都是佛!就看我们自己的频道调对了没有,看懂了没有!


16.我越来越心静如止水,打坐状态越来越好,也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在堂强大的能量场!后来,发现不是“止语牌”让我止语了,而是我自己根本就不想说话了,静静地享受着那种“没有了身体、与虚空一切融为一体”的禅悦,甚至觉得:这次禅七不管有没有见到万行师父,都不会遗憾了!


17.但师父终究是师父!第四天下午师父过来开示,他的话音一出,我的头部就有如电流穿过,他一个小时的开示,我的头部就麻了一个小时,打那以后,只要我一闭上眼睛,观想一下师父,头部就会有如电击。因为前三天我已经彻底打死了亲近师父的“妄想”,所以也不准备向师父提任何问题,所以师父开示的大部分时间,我都是闭着眼睛来听的。我闭着眼睛时,师父的每一句话音,都像电流一样,从头部开始不断往下刺穿我的身体,我仿佛无数次被师父灌顶!师父的智慧、格局、胸怀、定力、慈悲、大爱,都源源不断地灌入我的身体、融入我的血液,然后又从我的身体弥漫开来,遍布整个禅堂乃至整个东华禅寺,以至很广很广很远很远。哪怕是此时此刻,我正在写这篇文章,只要一闭上眼睛想到师父,头皮就会很舒服地发麻发紧。


18.在师父的三次开示、解疑答惑中,我没有提出一个问题、没有和师父说过一句话。但我来之前心中所有的问题及困惑,不管是功法上的,还是心法上的,不管是工作中的,还是生活中的,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。哪怕是很具体的疑惑,尽管我没有开口问,但每个问题仿佛都有专门的师兄替我来问一样,尽管问题的层面与切入点不同,但只要经过师父一番解答,我心中要的答案都水落石出!这可能就是明师的力量吧,通过他的声音、眼神及智慧的开示,把来到他身边的人都照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让每一位求道者,都更加靠近本性,直接看清自己,从而豁然开朗。


19.我之前就有一个功法境界上的困惑,因为我做不到每次都有把握飞出去,不是我想飞出去就能飞出去,我也是需要在状态比较好的时候,入静入定比较深的时候才可以;并且出去之后,要怎么进一步修下去,还是有疑惑的。即便是这样的问题,我也在师父回答其它同学问题时找到了答案。其实,在功法上,不管是小境界还是大境界,其实也都只是境界,都只是沿途风光而已,这个“假相”还不是真正的道。但可以通过这个“相”让你悟到道、看到道、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道。身心是一,不是二;身心灵也不是三,它还是一。哪怕身体经脉全打通畅了,如果你的心不够干净、不能静下来,“灵”是不会显现的,“性”的力量更不会升起。


20.也许,就是因为自己有出去看到过那一束光,所以才和万行师父有如此强的感应。有一次在“喜马拉雅”这个手机软件上听一位师兄读师父的《闭关纪实》,当我听到师父接引为他护关的信众时,在那么一瞬间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变成了一个光体,而不是平时的肉身。也许,那就是“灵光一闪”吧。所以,非常庆幸我有过多次神识离体的体验,见过那一束光,感受过一个念头就可以飞行十万八千里的感觉,真真切切感受过那个无所不能的灵体,它可以离开身体、穿墙而过,千山万水都无法阻碍它,进入那个太虚宇宙之后,只要加一个意念,你想它快,它就快,想它慢,它就慢,加一个采能的意念,回到身体时,整个身体都发热发烫,无欲而刚。在那个空间里,那一束光之所以能够无所不能,是因为它真正融入了整体、回到了整体,在那种状态,它发出的每一个正念,都必有回响。所以我理解东华禅的“将个人融入大众”,这不只是一种理上的东西,也是功态中灵体的真实状态,因为个人(身心灵这个小宇宙)本属于大众(大宇宙)。这也是为什么师父说“他心中升起要复兴东华禅寺这个念头时,收到了宇宙的回应”。这绝不是一种故意神话的说法,这就是真正与道相融相生的力量!这是我的理解和体验。


21.我也很感恩自己当初学习静坐时,没有任何的佛学理论基础,无欲无求,身边也没有什么佛友、道友,从来不去比较境界什么的。只是后来,随着我接触一些佛学禅修圈子的朋友,我才发现很多师兄把功法上出现的境界看得“很高”。我们稍不觉知,就会陷入境界的攀比。比功法上的境界,这其实和凡夫俗子的求名求利、自以为是,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?当然,对初学者来说,这是一种法喜,会加强道心。但如果执迷,便入了魔道。


22.这一次禅七,真正地把我过往的体验,狠狠地梳理了一遍,不管是功法上的,还是心法上的,我的理解、感知及觉照功夫都又上了一个台阶,身体也更健康了。对东华禅动、静功的理解,更全面深入了。参加禅七之前,我有通过网络视频学习过这套动静功,但自己在家学习,和面对面地跟着法师们来练习,听他们不同角度的讲解,并真枪实弹地习练,每个动作都做到位,体验确实不一样!真正好的禅法,它是最基础的,也是最高级的。我想,东华禅就是这样。


23.通过阅读书籍、听网络视频开示,以及在家打坐时观想师父,都感受到了很强的加持力,这让我对师父无比敬爱。所以在来参加禅七之前,我心想:要是我能够得到师父的亲自传法,甚至成为师父的入室弟子就好了!但我又一想:我又不是出家人,这辈子出家的可能性也不大,估计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!


24.谁知道,在师父第一堂开示的最好几分钟,有一位同修就提了一个问题:“师父,佛门衣钵的传承,是不是只能传给出家弟子?”师父回答的原话,我不能完整复述,但他回答这个问题的真实、慈悲、大爱,真的让我泪流满面!师父大概的意思是说:“不管出家在家都可以传,佛陀也有不出家的弟子。衣钵本只是一种形式,是一种交接的需要,并不是说接衣钵的那个人才得到师父的真传。比如说,我要在东华禅寺找一位传承人,那我只能选一个,衣钵只能给一个人,但我的法是传给每一位弟子的!”当师父回答完之后,我热泪盈眶,也让我晃然大悟:是呀,师父写了那么多的书籍,建了这么大的一个正法常住的道场,已经毫无保留地把他的功法与心法,都传给了我们,难道还不够吗?作为弟子的我们,都接住这些法了吗?都接住了这些“衣钵”了吗?何况还有禅七这样的选佛场让我们亲临感受真法正法!“要学佛,要真正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,朝着万行师父的方向就够了,来东华禅寺就够了!”我在欢送会上发表结业感言时这么说道,这也是我禅七的真实感受!写到这,我自己真的想进明月班了!


25.第一次听师父现场开示,我坐在第二排,被前排同学挡住了视线,要则身才可以与师父对视,所以我几乎都是闭着眼睛在听。当师父讲到东华寺禅的风水及自在堂的能量场时,我侧身和师父的眼神对视了一下,同时我也试着闭上眼睛再度感受了自在堂的能量场,真的很强,我全身发麻!当我打开眼睛时,发现师父还在注视着我,他说自在堂的能量场好呀,这里是要出开悟者的。当他讲这话时,一股强大的电流又击穿我的身体,我感觉师父的这段话,就是对着我来说的(其实也一定是对着每位学员来说的)。我们既然选择了修行之路,那么开悟的、甚至大开悟的那个人,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?!本应该是我才对呀!师父在罗汉路上写道:“东华复兴八百年,菩萨过百罗汉千。”我一开始读到这话时,感觉是狂妄语,后来,我觉得这句话其实是谦卑语!我们都可以成为东华禅寺的菩萨与罗汉,就看我们的心,放在哪里!


26.在来之前,我就想参加东华禅寺的皈依仪式,想着师父亲自给我起一个法名。我当时想:师父到底会给我取一个什么法名呢?我想来想去,现在在东华禅寺皈依的都是“明”字辈,那我应该明什么呢?明什么都不如“明心”好吧?心明了,一切也就明了。所以我想,师父如果给我取一个“明心”的法名,那就太合我意了。加上来之前,若水师兄在微信上和我说:“你已见性,去把明心补上就好。”结果,很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,当我拿到皈依证,看到法名就是“明心”时,简直让我惊喜不已,真是有求必应呀!尽管我们这期禅修班的皈依仪式不是万行师父亲自主持,而是由佛愿师父主持,但这有什么区别呢?!佛愿师父也是师父!宏智师父也是师父!他们在这次禅七中,与我们同吃同住,带着我们共修,教会了我们很多,他们博学多才,尽心尽责,真的改变了我之前对和尚的成见!他们的状态与形象,甚至都有点让我们也产生想出家的冲动!


27.最近,师父在《心灯》面世后,让大家解读“五心”。我原来阅读师父的书,就感觉“五心”其实就是“一心”。经过这次禅七,这种感觉更强烈了。感觉师父的每一次开示,每一次回答,都是那么的圆融、圆满,如同他的书一样圆融、圆满,随手拿起师父的任何一本书,也不管从哪一章节开始阅读,都可以直接进入,并不需要按顺序从头开始读。每一本书,都像一个圆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哪个角度进入,都一语中的、一步到位,真指“圆心”。不管是《降伏其心》,还是《善用其心》,还是《其心无住》,还是《心中月》《心灯》,最终都只是让我们明明了了地认识自己的那个世界的“圆心”。真的降服了其心,必定能善用其心;真的善用了其心,也必定其心无住了;真的无住了,心灯自然常明,本心自然自在。如果我们还需要“降服”、“善用”、“无住”,其实,只是又多了一个“不起心动念”的念罢了。所以,“五心”本“一心”,它就是我们心中的那个世界的“圆心”。它如如不动,任世界旋转。不转的是它,就是它!心即道,道法自然,如来。


28.禅七结束了,感受、感想、感应太多太多,可惜言语道断!禅七带给我身心灵上的震撼,再多的言语也无法准确表达!今年我31周岁,86年出生,按生肖说法,属虎,与属猪的人六合。也许真的是因缘到了,有幸在31岁时参加东华禅寺31期居士禅修班,我开始真正相信命运,并且开始真正相信:人是可以改变命运的,只要你真的遇上明师,然后通过明师的力量,从而升起你自己的觉照与“禅定”,那就能够做到“人定胜天”,这个“定”,不是“一定”,而是“禅定”,这个“天”,不是外在的天,你的心就是你的天!


29.师父来给我们颁发毕业证书,那是我离师父最近的一次,在走过去领证之前,我在想:走过去后,我应该叫一声“师父”或说一句什么话吧?但师兄们都是匆匆上去领证,一个接一个,时间非常紧,大家都不说话,我也不可能搞特殊。当轮到我时,走过去,靠近师父时,我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:“师父,我回家了!”我真的没有说出声,但师父在给我颁证的同时,他竟然回了一声:“嗯!”听到这一声在别人看来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“嗯”之后,我特别特别的心满意足!这就是明师的力量吧,你的每一个起心动念,都会被他有意无意中、本能地捕捉到,并自然而然地、恰如其分地给予回应!


30.这次禅七,真的有种“回家”的感觉,这将让我告别流离失所的生命状态,告别十多年的身心疾苦!见师如见父!师父让我深刻感受到:一个真正的成道者,一位真正的明师,当你来到他身边的时候,哪怕他说的话,你在他的书上都已经看过、听过,但看到他真人的时候,他的一个眼神、一个表情、一句话、一种状态,都会给予你无形的加持力,真的会有求必应!只要“心诚”,则灵!他更是一面镜子,他甚至不需要说话,就能把来到他身边的人照得清清楚楚、明明了了,你在他面前,除了“心诚”,别无选择!


31.在回来深圳前,我独自在东华禅寺里转悠了一下,远远地看见万行师父与过来找他的信众打招呼,他和信众有说有笑,我远远就听到了他朗朗的笑声。其实师父也是那么温和、那么平易近人、那么真实!我忽然想起师父在一次开示中说的:“不要把万行当作佛菩萨,否则你会失望,如果是尊重万行,把万行当作一个普通的出家人。”嗯,师父,我会朝着您的心中月,做一个不凡的普通人,把东华禅融入工作与生活,发心,修证,行愿!此生,即便身体不能出家,也要灵魂披上袈裟!



2017年于自在堂




1条回帖

添加回帖

镜花水月

1楼 08月28日 11:58

深受鼓舞,好好精进努力,身体方面也曾出现电能,目前已经退步了。

 喜欢(0 回复 举报

登录 注册